公告版位


Cheaper.1—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不全是好東西


「你,真的很大膽呢。」

「………………」

「雖然從第一天你來到這裡以後,我就大致了解到你的本性,但沒想到你竟然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


我握緊雙拳,十指關節間輪流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音。


「既然有勇氣爬上別人老婆的身體……我想你也該也所覺悟了。受死吧!」

「喵——!!」

眼前這隻牛奶色的小貓雖然體型不大,但優秀的跳躍能力絲毫不輸任何一隻成貓。在我的拳頭抵達牠身上之前,小貓已經毫不費力的跳上我身後放滿模型的大型櫃。


「呼、呼、呼、呼……很好,算你狡猾。有種就不要給我下來!」


大概因為平時總是坐在書桌前,太過缺乏運動的關係,身體在發出全力的一擊之後竟然就開始覺得疲累。我無力的倒在床上,逐漸鬆開的拳頭深陷在小凜柔軟的雙峰之間。


有著豐盈的觸感、粉嫩的酥胸……我最寶貝的小凜,虛世界中最強的女戰士。在2WAY泳裝材質的全身抱枕套上,已經有一層被貓爪刮傷而出現的毛球跟幾道不明顯的痕跡。


幸好發現的早,否則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回想起來,那天我一定是被什麼不乾淨的東西給附身了……不對,搞不好根本是因為近視度數加深也說不定,竟然會覺得櫥窗裡貓咪的雙眼和楚楚可憐的神情簡直就跟ACG世界裡的美少女有異曲同工之妙——


如今殘酷的現實就擺在眼前,兩者之間根本沒有任何相似之處。


「喵嗚嗚……」


趴在櫃子上的咬咬,睜著那雙水藍色的朦朧大眼,一臉夢幻無辜的看著我。


「就算用這種眼神看我,我也不會饒恕你的。」


不想個辦法不行。


再這樣下去,我完美的後宮就要被一隻小貓毀掉了。


抓壞我的抱枕、啃傷我的手指、在我看不見的地方尿尿。


進入我的人生中兩個禮拜的咬咬,除了長相以外,沒有半點讓人覺得可愛的地方。


再過不到幾個月,等牠開始發情的時候,還可能會在我妻妾的身上磨蹭……貓咪飼育手冊上說過確實有這樣的可能性,一想到這點就無法原諒。


「看來明天除了要買個籠子以外,還得一舉斬除禍根才行。」


我對眼前的小貓露出一絲險惡的笑容。所幸當初在寵物店裡選擇了咬咬,而不是牠的姊妹。就算是貓,再怎麼說都不能危害到女性的身體,那不是一個男子漢大丈夫該作的事。但是把一隻同為雄性動物的公貓抓去閹掉,就跟踹同性的下體一樣,我可是半點都不會有罪惡感。


此刻咬咬正舒適的趴在櫃子上,渾然不覺自己即將面臨的危機。牠半瞇著眼睛,滿足地發出呼嚕嚕的聲音。


※                              ※                              ※


「喲!井然同學。你今天也是一副灰頭土臉的樣子。我說念書念成這樣,人生還有什麼意義?」


視我為死對頭、人生宿敵的于泰音(當然是他單方面認為),今天也不懷好意的企圖用言語刺探敵情。


「我不用熬夜考試的分數也會比你高,白痴。」我推推鼻樑上的眼鏡漫不經心的回答,腦中正盤算著昨晚上網查到的獸醫院中哪一間離我的住處比較近。


「你這傢伙……!」


雖然他的聲音充滿怒氣,但我知道不論我說的再過份,這傢伙都不會對我出手。因此我依舊埋首於課本間,連抬都沒抬起頭來看他一眼。


于泰音與生俱來的三白眼跟高個子很容易讓人以為他是不良少年,不過那也只是〝看起來很像〞而已。扣掉外表以外,他的骨子裡跟我們在座的其他人一樣,都是貨真價實的白蘭學生——簡單的說,也就是隻紙老虎而已。


身為明星學校白蘭高中部裡最頂尖的資優班學生,我們不流行用暴力解決問題。誰的頭腦好,誰的成績高,誰就是贏家。


坐在這間教室裡的四十五名學生,不管是男是女,全都是敵人。


要是真的打起來,那場面恐怕也好看不到哪裡去。


白蘭高中沒有體育課,也不會上跟升學毫無關係的其他課程。上課時間比其他學校早,下課時間也比別人晚……因為總是曬不到太陽、又缺乏運動的關係,白蘭的學生個個像吸血鬼般皮膚蒼白、身體孱弱、面無血色。


兩隻白斬雞一旦打起架來,那種敵我雙方都無力揮拳的場面,就連想像起來都讓人感到空虛。


從沒考贏過我的喪家犬于泰音垂頭喪氣的走回座位。我闔上課本,轉頭用嘴型無聲的對一臉沒好氣的他說〝有本事就考贏我〞。


我轉回身,滿意地聽見身後傳來自動筆被折斷的啪嘰聲。


※                              ※                              ※


晚上六點,我一如往常提早離開學校。班上其他同學只能敢怒不敢言的瞪著我離開。


因為時序已經入秋的關係,天色暗的很快。走出學校以後,外面早已是一片昏暗的夜色。


和往常不同的是,今天似乎有哪裡不太一樣,然而片刻間卻又讓人說不出是哪裡不對勁。


「啊——」


我抬起頭,一顆橘紅色的滿月正懸掛在天空,四周的雲層映射著紫紅色的朦朧月華。


今天的月亮看起來比平常整整大了一圈,像是離地面很近的樣子。


紅色的月亮大概每隔幾年就會看到一次,與其說它美麗,倒不如說是讓人覺得很不舒服。這股襲上心頭的壓迫感不禁讓我加快腳步奔回住處。


無論如何今天一定要送咬咬去結紮。


抵達住處,搭乘電梯上樓。才剛走到玄關的我,就聽得見小貓微弱的悲鳴聲。


「喵嗚嗚嗚……」


會叫得這麼哀傷也是理所當然的。為了防止慘劇再度發生,我只好暫時將咬咬關在廁所裡。而且為了結紮必須空腹一整天,此刻牠心中肯定相當不滿。


但是沒關係,等咬咬明天從獸醫院回來的時候,就會發現自己多了漂亮的新家——一個全新的貓籠,我想牠一定也會很高興。


「咬咬,我們去醫院囉~」


我笑容滿面地打開廁所的門,一個白色的嬌小影子立刻像箭矢般從裡面飛奔而出。


座落於房間另一頭,原本關得好好的落地紗窗,不知何時竟開了一道小縫。


銀灰色的影子迅速穿過那道縫隙,一股不祥的預感立刻湧上我的心頭,我趕緊追上前去,推開紗窗走到陽台——


「咬咬!!」


白色的小貓此刻就坐在陽台外圍的護牆上。身體面對著大樓外側,小小的貓頭正高高抬起望著夜空,像是在賞月的樣子。


那層石頭護牆的高度大約是在我的胸前,對一個正常人來說夠安全了,但是在那道護牆之上的空間並沒安裝任何鐵窗,而且這裡——是九樓。


「咬咬,過來……」


我將音量盡可能的壓到最低,不讓緊張從語調中流露出來,怕一不小心就會嚇著牠。


「咬咬,你肚子很餓對吧?只要從上面下來立刻就有飯吃囉。」


這句話當然不是真的,只要牠一下來,馬上就會被我塞進提籠,送到獸醫院結紮。


咬咬側過身子,歪著頭迷惑的看了我一會之後,又轉過身繼續盯著橘色月亮。


可惡,難道牠看穿了我的陰謀嗎?


我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


「好吧……就這麼不想被結紮嗎?我知道了。咬咬,只要你現在願意下來,這次我就放過你——」等改天再去結紮。這種程度的讓步對我來說已經夠有誠意了。


交易失敗。咬咬連頭都沒回,反倒將身體更加往外傾。


別說是人類了,就算是平衡感再好的貓咪,從九樓掉下去也是死路一條,肯定變肉醬。這種事我在貓咪相關論壇上也曾經看過,卻沒想到今天竟然即將發生在我身上。


「好吧!六個月……不然一年!一年後再結紮總行了吧!?而且以後我再也不會企圖將你訓練成一隻會彈鋼琴的貓咪了!!下來啊——」


這麼長的時間已經是我所能忍受的最大極限。我一邊討價還價,一邊悄悄的接近陽台護牆。


這傢伙是很可惡沒錯,但是我並不想替牠收屍啊。


咬咬完全不為我的花言巧語所動,這時眼尖的我發現牠正向夜空伸出前腳。


恐怖感立刻爬上我的背脊,心臟像是隨時會從胸腔跳出來似的大聲跳動著,牠是玩真的!


「住手!!我明白你的決心了!咬咬,我不會把你送去結紮,也不會關你了!求求你快點下來吧——」


對這份完全妥協的吶喊恍若未聞的小貓緩緩站直兩隻後腳,局勢一觸即發……


飼養了兩個禮拜以來,完全看不到任何優點的小怪獸。


不但破壞力強、製造髒亂,還會亂咬人,讓我珍貴的動漫美少女收藏品們無時無刻都處入危機中。


如果咬咬這個大麻煩就這樣消失了,我應該要鬆一口氣,感到很開心才對。


但是……


牠才三個月大而已,連一隻波斯貓該有的毛都還沒變長,我還想看看牠長大的樣子。


更何況咬咬如果就這樣死了,把牠帶進這間屋子的我跟殺貓兇手又有什麼兩樣?


「可惡!」


再怎麼說,我都是……我都是……


「咬咬!!過來——!!」我朝著牠拼命揮手,用這輩子所能喊出的最大音量對牠大喊。「把拔不准你跳樓啊——!!」


「喵~」


咬咬伸腿一蹬,但並不是跳下大樓,而是衝向我的懷中。我趕緊伸出雙手,準備接住牠那小小的身體。


一瞬間我的眼角有點濕潤。


啊啊……真是太好了。結紮什麼的就隨它去吧,只要咬咬能夠好好活著就夠了。


「……咦?」


原本該是小小的幼貓身體,跳到我胸前的那一刻,突然拉長為一個巨大的身影。


——是錯覺嗎?


這麼想而登時愣住的我,下一秒立刻感受到一股相當紮實的重量,那份異樣的重量將我整個人撲倒在房間的木頭地板上,背後隨即傳來一陣和地面撞擊的激烈痛楚。


「嗚……」我的眼角泛出一滴淚水,但並不是因為感動,而是因為後腦勺很痛。


發生了什麼事?難道我是被一隻獵豹襲擊了嗎?貓咪的衝撞力未免也太驚人了吧!?


我抹去眼淚張開雙眼,看到的卻是想都不曾想過的東西——


那是一個男人。


正確的說,是一名看起來年紀和我差不多的少年。此刻他的兩隻手正頂在我的雙肩旁。雖然很不想這麼形容,總之我現在就是處於被他推倒的狀態。這麼一說你們應該比較容易理解吧?


不知道打從哪裡冒出來的陌生少年正歪著頭看我,一臉非常好奇的樣子。


他看著我,我也看著他。天氣很涼,但是我卻開始流汗。少年有著一頭蓬鬆柔軟的銀髮,和異於常人的淡藍色瞳孔。那眼神看起來竟然相當眼熟。


有東西在動,就在他的頭上。我將視線往上移,看到少年頭上有著兩隻大大的貓耳朵,而且還抖了兩下。


「……………」騙人的吧?


對,這一定是什麼惡作劇節目,在我房間的某處安裝了微型攝影機,現在全世界的人都坐在電視機前準備看我的笑話——


我不敢再盯著那雙看起來很真實的貓耳,再看下去好像就連腦袋都會變得怪怪的。因此我將視線往下移動,結果……


不往下看也就算了,一看之下過沒多久我的視線就凍結在少年的肚臍上。


再往下看就會看到那個,我一點都不想看到的東西。


這傢伙沒有穿衣服。就連一件內褲也沒穿。


我的腦袋重新運轉起來,這不是什麼整人遊戲,而是個變態。我家被一個頭上戴著貓耳的性變態闖入了。
更糟糕的是他現在正趴在我身上,淡藍色的雙眼閃閃發光,一副對我很有興趣的樣子。


「……………」


看他體格的線條,真要打起來恐怕我也打不過他。而現在即使我張嘴大喊救命,也不會有任何人聽到。這棟大樓的隔音非常好,當初我就是為了肆無忌憚在半夜玩H-GAME才會租下這間房子,不料這一點竟然在此時反而害了自己。


變態低下頭,我的臉跟他的臉就近在咫尺之間。他在我的臉頰、耳朵跟肩膀旁嗅了幾下,像是在確定什麼似的,然後他抬起頭,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


「把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從天上掉下美少女這種事,果然只會在ACG裡出現。


現實生活中會從天上掉下來的物品,如果不是落雷的話、大概就是棒球、隕石碎片或是飛機殘骸之類的東西而已。


不管被上述的哪一樣的東西打中,下場都不會好到哪裡去吧。


結果——天上掉下來的東西——果然還是——災難一場啊啊啊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間式 的頭像
星間式

星之守門人

星間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anku2326
  • 大大你真的不考慮嫁給我嗎????????
    吉祥物真的覺得你太有才嚕!!
    感覺好歡樂~如果我讀書書也像主角那麼輕鬆就好~
    羨慕阿阿阿阿
    慣例來個~~大大要加油唷@
  • 星間是獨身主義所以不會嫁給任何人喔,哈哈哈...
    人還是過的輕鬆點比較好,我很佩服能寫搞笑的作家,之後也會想試試看。:)
    不過寫搞笑真的很需要天份。

    星間式 於 2013/09/08 22:08 回覆

  • 璇葉
  • 喔喔喔喔!!!!!!黑歷史....這哪會黑啊((翻桌

    超好看得我說((我才不會說我看到咬咬變成少年飛撲到男主角的時候,我想到BL,然後萌了一把的事呢!

    超期待下一回,星間大大繼續加油喔>///<

  • 對星間而言寵物就是可愛的小動物喔。就算變成人類也還是小動物,所以我並不會想到BL的部分就是了:)
    下一回星期三更新!感謝收看!

    星間式 於 2013/09/09 21: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