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使長,不好意思打斷你們之間的談話,但是百淵大人有些事吩咐我跟七理交代,能請你先迴避嗎?」

就算赫頓再怎麼愛裝腔作勢,一聽到〝百淵〞這兩個字時臉色立刻微微一變,他點點頭,不太情願地走下舞台繼續監控場地佈置進度。接下來就跟羽海所預想的狀況差不多,過沒多久從他背後就傳來赫頓對其他工作人員破口大罵的聲音。

七理拉起羽海的手走到舞台後方。雖然羽海覺得這個舉動在公眾場合不太妥當,但顯然沒有人特別留意到這件事,主要原因或許還是因為兩人的身高差,讓他們看起來實在很像一對姐弟。

「你看,這身打扮很適合我吧?」七理拉起裙襬轉了幾圈,口中興奮的語氣活像是個向大人獻寶的小女孩一樣。

「老實說,我覺得阿芙可聖女不會穿的那麼暴露。妳不覺得這件衣服的前襟開太低了嗎?」

「哪會?我平常就這麼穿啊!再說聖使長也認為這副穿著很好看。」

「……那是因為他是個老色鬼。」羽海臉部一抽,當他想到七理這身裝扮將會透過攝影機轉播到全神音市的電視機螢光幕前,就覺得太陽穴開始痛了起來。他壓下那股想找塊布遮住她胸前的衝動。「我還以為妳會先問我百淵那老頭交代了什麼事呢。」

「拜託~我又不是白癡。」七理露出得意的微笑。「當〝百淵大人〞這四個字從你口中說出來的時候,我憋笑憋到肚子都快痛死了!想也知道那肯定是你掰出來的,更何況百淵大人有事時一定會直接跟我說。」

「也是啦。」

羽海不知道他是怎麼辦到的,但是教會裡的人只要一提到〝百淵大人〞這四個字,多少都會有三分忌憚,不要說是赫頓,就連平時不苟言笑的鐵血審判長也是如此。

如果不是他天生的領導氣質讓他們下意識產生畏懼,那大概就是因為他作了某些讓人害怕的事情……無論如何,這都是羽海自己的猜測。他現在並不怕百淵,畢竟他已經不是過去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學生了。

更何況,相同的東西絕不會嚇到他第二次。

「紫苑呢?剛才我在舞台上怎麼沒看到他在你旁邊?」


「我才想知道那傢伙死到哪裡去啦!」一提到自己的領導學長紫苑,羽海的臉馬上就黑了一半。「百淵老愛說什麼我不告知帶頭學長就擅自行動,他怎麼不說那傢伙也經常搞失蹤?通訊器都快被我按壞了也完全沒反應…我看他今天根本就沒打算要來,那個混帳王八蛋!」


「嗯……」七理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百淵大人是紫苑的責任神使,或許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比你更了解紫苑吧。」


「啥?真的假的!?」


羽海嚇了一大跳,在他腦中完全沒辦法把這兩個人聯想在一起,雖然仔細想想這也不無可能,紫苑是名上級審判士,而百淵應該也當了十幾年的白衣神使……


「——我想我大概知道紫苑人在哪裡。」


「真的嗎?快告訴我,我要去把那傢伙抓回來工作!」


「告訴你的話,你會給我什麼報酬?」


「報、報酬?」


羽海整個人呆住了,他沒想到她竟然會向他提出報酬用來交換情報,再說他又沒什麼東西可以給她。「那妳想要什麼?」


看著七理那雙閃閃發光的眼睛,他突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花!」七理雙手緊握,一臉沉浸在幻想中的陶醉模樣。「聖人祭公演之後,人家好想收到一大~束漂亮的花朵啊!你答應送我花,我就告訴你紫苑在哪裡!」


「嗚哇……」


羽海用力地揉了揉臉,露出相當為難的表情。


說真的,他活了整整十七年從沒送過女孩子東西,更別說是一束花了。


七理看著羽海猶豫不決的樣子,一張美麗的臉當場就垮了下來。


「不要就拉倒。不過我猜你應該經常找不到你那位親愛的學長吧?猴子。」


「唔~」


經她這麼一說,羽海終究還是投降了。


七理在他耳邊悄悄說了幾句話,聽到她所說的那個〝地點〞時,羽海不禁感到半信半疑。


「真的假的?那附近我也常去,怎麼一次都沒碰到他?」


「可能是因為去的區域不同吧。不然你以為他身上那些東西是怎麼來的?」


好,我現在就去親眼確認看看。」


羽海跳下舞台,對還在掛紙花的隆光作了個抱歉的手勢。他趁赫頓還在注意別人的時候悄悄溜出白塔,並關掉通訊器——這一招可是跟他親愛的領導學長學來的。


好奇心驅使羽海快步前往七理口中說的那個地方。


其實不管待會他有沒有逮到紫苑,羽海都會在一星期的音樂劇公演之後送花給她。


剛才他並沒有告訴七理,自己會答應那個條件交換的真正理由……他並不怕以後還是找不到紫苑,但他看得出來七理真的很想要那束花。




畢爾格推開特殊科學化驗室的門。在他走進去之前,就已經聽到裡面傳來的陣陣爭執聲。

——那兩人肯定又是為了那個難解的老問題而開戰,他想。


過去畢爾格還會因為夾在兩名好友的爭執間感到無奈,但現在的他只是表情凝重的走進這間化驗室。


「我說過要你們抓活的樣本回來,但是你他媽的看看這些垃圾!」穿著隔離治療服的稜夜粗暴地扯下臉上的防護口罩,朝那堆被放在實驗床上的灰燼重重一拍,無數黑色的粉塵立刻在空中揮散開來,其中一些甚至落到了站在他對面的審判長黑律那張削瘦尖銳的臉上。


黑律沒有將臉上那些灰燼拂開,他只是用那一貫的無表情面孔看著稜夜。此時畢爾格發現實驗室裡除了稜夜、黑律跟剛進來的他以外沒有其他研究人員,顯然那些人都習以為常地跑去〝避難〞了。


「最後剩下的還是只有那些毫無用處的屍體、屍體、屍體!」稜夜指著化驗室裡頭的另一間房間,房門是關上的,但從玻璃窗可以看到裡面放著六七具解剖過的遺體。他們的身體蓋著綠色的布,所有的傷口都已經被細心縫合起來,但仍看得出其中幾個人的面部殘缺不全。


即使隔著一層玻璃,畢爾格彷彿都還能看見鮮血從他們被戳出好幾個大洞的臉上汩汩流出,將地板染成一片鮮紅——


「我們成立這間化驗室不是為了給你們當太平間使用的,難道審判團的能耐就只有這麼一點嗎!?」


稜夜的怒吼聲將畢爾格從那些虛幻的影像中喚醒。


「你口中說的那堆〝垃圾〞到送進這間實驗室為止都還是活的。」黑律冷冷的說。「是你們這些研究人員沒有能耐讓它們存活下來,這不是審判團的責任。」


「黑律,你給我少說點這種風涼話!只要關於幻人的研究一天沒進展,到頭來倒楣的還是你們。」


「啊~是啊,倒楣的當然是我們這些浴血奮戰的審判士嘛,我們又不像你們這些穿著白衣服、整天滿嘴假道學的魔法師,根本不曉得要面對那些怪物有多危險……反正你們只要待在總部自以為是的發號施令就好啦——」


終於被激怒的黑律尖酸刻薄的回答。下一刻畢爾格隨即擋下稜夜正要招呼到審判長臉上的拳頭。


「別這樣。」畢爾格柔聲說。「你明知道這一拳揮下去也打不中他。」


「哼!」


稜夜撇過頭不去看黑律那張人火大的臉,但畢爾格倒是在審判長的臉上看到一絲悔恨的表情……和黑律相識多年,他看得出審判長已經在反省自己剛才那些有失身份的言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間式 的頭像
星間式

星之守門人

星間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