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雪路為名的商店街並不真的是一條垂直或水平的街道,它的全名是「雪路六條通」。當初神音市政府在打造這一區時,是以純白與雪花作為概念設計的,如果搭乘直升機從空中俯瞰的話,那一區看起來就是一個針狀六角形的雪結晶。

由中心伸出去的六個角板以逆時針方向分為一條通到六條通,每一個區域都以不同主題及類別開設著各式各樣的商家。一條通跟四條通中間則貫穿了一條寬闊的大道通往白塔外圍的廣場及白塔本身,其餘的四塊區域的外圍則封閉起來,被一整圈店家所圍住。

因此,哈瑞的逃亡地點不太可能會是被封閉的那四區商圈。

羽海向一條通入口處的巡警描述了哈瑞及布藍的外觀,讓他們通報其他守在各個關卡的警衛們注意。因為人實在太多了,他無法以很快的速度衝進去找人,然而,被遊客們擋住去路的人也不只有他而已,更何況是像那他們這麼顯眼的傢伙——羽海才剛走進去沒多久,就聽到路人的尖叫聲。

他朝尖叫聲傳來的方向擠去,聲音傳來的那一區路人自動讓開了一大片空間,原因無他,當羽海靠近那裡的時候,立刻看見了渾身是血、看起來狼狽不已的哈瑞及布藍。

哈瑞身上那些血是地下室那兩個不知名的聖使屍體被幻人撕裂時被噴灑在他身上的。羽海臉上的血早就被他自己擦得差不多了,而他身上的黑色風衣即使沾到血也不會那麼醒目。

中年魔法師一發現羽海,就立刻拉著布藍企圖閃進另一叢人群中,但不管他們跑向那邊,都立刻引來一陣遊客們驚慌的騷動。

拉著小男孩的哈瑞直接邁開大步往前跑,只要是他們所經之處路人們都紛紛閃避,但是追著他們的羽海就沒這麼好運。他不斷撞上迎面而來的遊客們。

這次他不能像上次追捕哈瑞一樣直接丟個巨大的障礙物擋住他們的去路。這裡的人實在太多了,他如果不克制自己的行動的話,恐怕隨便一出手都會有倒楣的路人腦袋開花。

羽海眼睜睜的看著那兩人越跑越遠卻束手無策。所幸他們的外表一身血汙,想要藏匿在什麼地方都很不容易。

哈瑞兩人跑過那條貫穿商店街的寬闊大道、衝過雪路四條通,不遠的前方是一座方形花園空地,外圍的挖空的石欄裡種滿了即使在冬天也不被影響、依舊盛開的四季盆栽。依進入那片公園,通道便再度堵塞起來。

下午兩點,代表五個不同區域的儀隊們已經進入白塔外廣場,現在是載滿了木偶與花束、樂隊的花車們在大道上的遊行表演時間。


這群車隊是唯一被允許進入這一大片慶典會場區域的交通工具,它們不會因為哈瑞和布藍外表駭人的模樣而加快速度前進。哈瑞兩人腳步被迫慢了下來,而羽海就趁此時一口氣拉近和他們之間的距離。


「禿子,放了那個小孩!」


「我放了他,那你會放了我嗎?」


「門都沒有!你這可惡的綁架犯就等著去坐牢吧!」


「那我們就沒啥好談的啦——」


站在花車列末端的哈瑞拔起那件破爛上的一顆鈕釦,拋在地上一腳用力踩下去,頓時發出一陣轟然巨響,羽海以為哈瑞用炸彈自爆,但當他抬起頭時只看到一片濃濃的白煙。羽海和周遭的人開始猛烈咳嗽起來,眼睛也不由自主地泛滿淚水。沒有任何人受傷,那是一枚相當強力的煙霧催淚彈。


好不容易塵埃落定之後,哈瑞和布藍又再度不見蹤影。




紫苑退到牆角,脫下背包,將裡面數十隻娃娃全都一口氣倒落在地面上。造型各異的布偶們登時滾落一地,在室內燈石的照耀下可以清楚看見它們夾雜在地面上的屍塊間,呈現出一幅詭異至極的畫面。

他雙手所持的武器在腦內命令下再度解體,這次頭骨從左手的盾牌上移到右方,上顎的獠牙伸長了足足一呎半,和另一根穿過頭蓋骨的的腕骨及掌骨組合成一隻全新的雙刃劍。其餘的骨骼則再度四散開來,它們爬到紫苑露出肌膚的傷口及破碎的衣服底下,向他伸出小小的刺勾,開始從紫苑身上吸取鮮血。


無數刺痛及麻癢的感覺充斥在紫苑的每一寸皮膚上,他暗自咬緊牙根。撐住,至少再給那名幻人最後一擊之前,絕對不能倒下。


吸滿鮮血的骨骼發出透亮的紅光,它們開始逐漸增溫,接著像蟻群一般紛紛從紫苑身上爬到地面。紅色骨頭們插入地上那幾十隻娃娃及零碎的屍塊,然後爬到牆上。


「小姐,讓我們一起來玩夾娃娃的遊戲吧?」


紫苑硬是從嘴角扯出一絲笑容,他的視線已經開始模糊起來,腳下也逐漸虛浮無力,這時他只能對眼前的敵人說些無關痛癢的玩笑來提振精神。


深紅死神雖然無法浮在空中,但是只要有著地點,即使是違反地心引力的位置上它們也能像蜘蛛一樣順利移動。它們紛紛爬到牆的高處,有些甚至移到天花板上。接著那些插著布偶的骸骨們在同一時間把那些從紫苑身上吸入的鮮血及溫度灌進布偶中。那些原本五顏六色的可愛娃娃們像海綿般迅速吸收了那些血液,並染為暗沉的腥紅。


紫苑的眼前閃過數次黑幕,他正因大量失血而開始頭暈目眩。但就在此時幻人的觸手不再朝他襲來,而是伸向那些被他灌入自己鮮血的布偶們。


他的揣想是正確的——這隻幻人已經失去視覺功能,它純粹靠著空氣中的血腥味及溫度來辨識對手的方向,這個戰略成功分散了初代幻人的注意力。


當那名幻人將觸手伸向那些散落到四面八方的溫暖屍塊時,那靠著唯一一根將它的本體撐起地面,讓它浮在空中的觸手旁露出了一塊不小的空隙。


這恐怕是他唯一的機會了,紫苑想。現在他手上已經沒有任何能夠防禦攻擊的東西,


他屏息滑過幻人中央軀體的下方,小心地避開那雙白皙而透明、帶著殘酷美感的女性雙腿。


一旦幻人注意到他,他隨時會變成那堆屍塊的同伴。


紫苑幸運的順利潛行到它背後,發現所有的觸手根部都集中在它的骨盆處,而那些已經生長完整的觸手正伸到天花板上覓食。


或許是因為這隻幻人整整一百年沒進食了,一般他所遇過的幻人無論如何都會用觸手或護甲小心保護好自己的致命傷。但是眼前這隻怪物卻輕易被誘餌所誤導,而忘了這麼重要的事。


機不可失。


紫苑從地面彈起,高舉手中那把獠牙雙刃劍,用盡全力刺入那些觸手根部的中心。


就算他的攻擊失了準頭,也能帶給它一定程度的重傷,只要能多拖延一分一秒,這隻幻人爬出地面傷人的機會就越低。這時他也只能祈禱總部派來的人能早點抵達這裡——


幻人發出震耳欲聾的淒厲嚎叫,它用力來回轉動,將紫苑甩開自己的身體。紫苑被這股強大的離心力甩上牆面,從鎖骨到大腿的地方則被觸手畫出一道深深的傷口,熱辣劇痛的肌膚從衣服破掉的地方接觸到低溫的空氣,他跌到地面上,被他的身體及觸手所擊中的燈石架登時斷裂。


那顆發著溫暖白光,足以照亮一室的珍貴小圓石從紫苑肩上滾落地面,滑過手背時那意想不到的冰冷溫度讓他微感驚訝。


他總認為能夠發出這麼強大光芒的東西,肯定也有燙人的高溫……


紫苑伸出手,用指尖輕輕包覆住那顆冰冷燦亮的小石。就在這一瞬間,所有的觸手全都向他衝來。


鮮血模糊了他的視線,下一秒紫苑的意識就消失在一片黑暗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間式 的頭像
星間式

星之守門人

星間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