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瑞和布藍兩人毫無預警地消失了身影,羽海左搜右巡、問遍了周圍的路人都沒人看見他們。花車緩緩前進著,從上面流洩而出的音樂聲相當吵鬧,此時一聲響亮的號角聲響起,繫滿彩色氣球的花車手上的氣球全都飛向天空。空中頓時被原本就不斷灑落的彩色緞帶、拉炮和氣球所遮蔽。

「可惡……到底是躲到哪裡去了?」


羽海的頭都快爆了,這時他突然感覺到有東西朝自己的臉上飛來,他下意識便伸手抓住,當羽海攤開手掌一看,才發現那是一顆掌心大小的球狀裝飾物。他趕緊抬頭看往球丟來的方向,再那一列向前方延伸、幾乎看不到盡頭的花車隊伍中,只有一個穿著布偶套裝的人手上還握著一束氣球沒有放開。


「這小子真是好樣的……等我把你救出來以後一定要勸你加入足球隊比賽!」羽海咧嘴一笑,毫不猶豫地朝那台花車飛奔過去。


穿著那隻布偶套裝的人一看到他衝往自己這邊的方向,那顆碩大的腦袋便開始晃來晃去,想知道自己是不是露出什麼馬腳。當他發現自己的左手還緊握的那束氣球時,才明白自己的行蹤已經敗露了。


羽海看著那顆被使勁扯掉的大絨布頭,底下露出哈瑞和布藍驚慌失措的臉龐,原來他們兩人就躲在同一隻布偶套裝底下。先爬出去的哈瑞將布藍從布偶套裝裡拖出。


羽海不知道那一刻自己是不是眼睛花了,但他覺得剛爬出布偶的哈瑞身體簡直扁到一個不像話的程度。但當他揉揉疑似出現幻覺的雙眼,再度看向他們的時候,哈瑞已經拉著布藍跳進前方的另一台花車裡。


「喂!你給我站住——」


他覺得哈瑞這人最大的本事大概就是逃亡,這名中年大叔逃跑時俐落的速度跟身手實在讓人目瞪口呆。羽海跟著跳上那台花車,奮力擠過一整車毛絨絨的布偶人,接著跳到下一台車上,不斷追逐著他們。


長長的一列花車頓時尖叫聲四起,車上的人們互相推擠著,其中幾名打扮成古代魔法師模樣的表演者和負責拋擲花圈、糖果的大型布偶套裝人甚至被擠落花車,滾到一旁的人群裡或噴水池中,狼狽地試著爬起身來。


前方的不遠處就是白塔外廣場,算算時間,此時裡面應該快要開始進行壓軸的表演節目,也就是七理主演(她自稱)的古代舞台劇。羽海不抱希望地檢視了一下手上的通訊器,希望奇蹟發生,能看到附近有幾個審判士可以來幫忙攔人。


這時他突然驚喜的發現白塔裡竟顯示著數十顆光點,而且全都聚在一起。難道奇蹟真的發生了嗎?


他趕緊按下通訊器,試著聯絡白塔裡的審判士們,不料在羽海連續通知了七八個人之後,等了一段時間都還是沒有半點反應。最後他認為通訊器根本就已經故障了。


……結果還是得靠自己啊。


看準前方花車上一塊已經無人的空位,羽海舉刀縱身跳了過去,他一刀就將那台花車劈成兩截。

哈瑞尖叫著從傾斜的車上滾落地面,他爬起身拉著布藍繼續衝過噴水池前那條直接通往白塔前的大道。


進入白塔外的關口守著四名警察,他們似乎都收到了必須攔下歹徒的通知,其中兩名拿出槍指著哈瑞,要他舉手投降。這時哈瑞再度兇性大發,重新將匕首抵在布藍的脖子上,用人質逼那些警察讓他通過。


哈瑞一面逼那些警察後退,一面架著布藍混入右後方區塊的人群中。此時他突然開始抱頭痛呼,手上的匕首也不知掉到哪裡去了。


「壞人!壞人!壞人~」


一名穿著套裝,看起來像是上班族的女性正用她手上的高跟鞋狂敲哈瑞的後腦勺,痛得他連聲求饒。


「綁架小孩子你要不要臉啊!臭光頭!」


在鈴鈴對哈瑞實施正義的制裁時,其他人也因她高聲的叫罵而轉過頭來看事發生了什麼事,布藍藉機掙脫光頭魔法師的箝制,拼命往白塔的方向跑。


失去人質的哈瑞面臨數名警察和羽海的步步逼近,此時他周遭的遊客,包括剛剛攻擊他的鈴鈴,都退開了一大圈。


「可惡……不要逼我!別過來,我身上有炸彈!」


「大家退遠一點!」羽海想起哈瑞剛剛丟的煙霧彈,認為這並不是不可能的事。


——已經無路可逃了。哈瑞握著斗篷上的第二顆扣子。


他還有一顆煙霧彈跟炸彈。


哈瑞身上這些迷你炸彈全是偷來的。對方還是他並不想去偷的人……但他的手不允許自己放過覺得有價值偷取的東西,結果還是拿了幾個。沒想到也真的會派上用場。


他這輩子從沒殺過人,也不打算作那樣的事,除非萬不得已,哈瑞絕不想用第三顆炸彈,更何況使用炸彈還可能會炸傷他自己。


使用煙霧彈之後,他就可以趁亂逃出這塊區域,直接跑到另一條儀隊進入廣場的通路上再溜到停車場。麻煩的是那邊還有巡邏的警察,如果哈瑞手上還有布藍這個人質的話,至少還能可以利用他逃逸,但到時自己恐怕也只能用炸彈威脅那些警察了。


在哈瑞和羽海、警察兩方僵持不下之際,高懸在觀禮區的五個轉播大螢幕中突然傳出一聲嘹亮的吟唱。


一瞬間所有人的視線不禁全都被吸引過去,畫面中代表五大聖人的魔法師們已經圍成一個圓圈,準備施行將大陸合併的咒文。顯然塔外發生的這場小騷動完全沒影響到裡面的表演。


身穿白紗的七理拉下兜帽,張口吟唱咒文所組成的歌曲。那清澈的聲音彷彿穿透過雲層般有力,讓羽海驚訝萬分。


此時哈瑞衝往身後的人群內,羽海回過神立刻追上,只見哈瑞拔下鈕扣,用力捏破它,並往地上拋擲,接著他突然驚慌的大喊﹕


「慘啦……我丟錯了!這是炸彈!」


語聲未落,地面上的炸彈便發出一聲轟然巨響。他周遭的人根本來不及逃竄,雖然羽海立刻衝過去想用身體擋住炸彈,讓它造成的傷害對其他人降到最小,但還是完全趕不及它爆發的速度。


完了。


哈瑞閉上眼睛等死,他沒料到在被教會折磨殆盡之前,竟落得一個被自己的粗心大意給炸死的下場。那一刻,螢幕中傳來魔法師們同聲高歌的聲音。


同一時間,五道不同的耀眼光芒從白塔的窗外激射而出——


「!」


瞬間被迸射的強光刺激到瞇上雙眼的羽海此刻終於能夠重新視物。無數像是結晶又像是雪花般的東西從空中灑落,一碰到地面就消失了。他發現自己身上並沒有任何傷口,站在他對面的哈瑞也愣愣的看著自己的身體,口中念念有詞。似乎完全忘了要逃跑這回事。


「聖、聖光咒文……哈、哈哈。我這條老命還真是撿回來的……」


哈瑞突然明白了,此刻白塔中那群神使們所吟唱的,並不是當初五大聖人用來合併大陸的咒文(仔細想想那確實也不可能),而是以聖光咒文代替,為一定範圍裡的人帶來祝福、療育與撫慰,並遠離可能發生的傷害。


聖光咒文的效力之所以能夠發揮到整片廣場,表示在白塔中同時祈禱的神使數量非常多。


這也就是那枚炸彈之所以會失去作用的理由。


「這就是奇蹟吧?」


羽海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但就在那一刻,連從未接觸過魔法的他都能感受咒文的力量。那一刻,他的心中充滿了平靜與溫暖,原先的緊張、焦躁與疲勞全都一掃而空。羽海從沒想過原來咒文也能夠帶給人如此溫柔的撫慰。


他走到哈瑞面前,一把緊抓住哈瑞的手腕,並將他另一顆鈕釦拔起。


「這次你別想再開溜啦,臭禿頭!」


其他迅速趕來的警察將沉默的哈瑞戴上手銬、推進警車。在送到教會懲處之前,他會先以違反公共安全及綁架兒童的罪名被起訴。


在那之後這名魔法師的下場會怎麼樣羽海並不清楚,不過那也不是他的事了,因為咒書此刻正安全的待在寢室裡,等慶典結束過後他就會交給百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間式 的頭像
星間式

星之守門人

星間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