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情人節點文活動第二篇:唐X多琳X艾利克,〝十年以後的三人……〞(還是要補充一下每篇都是虛構啦XD)
下一篇是希克托X深銀。本來是要下週末更新,不過聽說後面兩篇也有插圖,所以星間會等圖來的時候再更新。:P
五月真的是很忙所以會慢一點,不過我會在第四篇多加點字數。

話說回來,其實這個配對還不錯啊,能這樣發展好像也OK……?
--------------------------------------------------------------------------------------------------
 
          

「死大叔,你到底想做什麼?如果你不想說的話,就別在我面前晃來晃去,不是每個人都像你這麼閒。」

唐瞪著面前那名一臉糾結的橘髮男子,他平常不是這麼沒耐性的人,但僅限於對方沒在一天之內連續煩他五次的時候。


「可惡!」艾利克暴躁的抓了抓頭髮。「跟你說你也不懂!再說你這臭小子最喜歡潑我冷水了,根本一點同情心也沒有——」


……那就別來煩他啊。「你不說說看我又怎麼會知道?」


昨天下午艾利克帶著多琳和其他人到城裡逛街,他留在營地打磨自己的新作品。回來之後,艾利克就變得不大對勁。


唐忽然想起上次他出現這種反應是在什麼時候。兩年前的某一天,十四歲的多琳突然明白艾利克和唐並不是自己真正的雙親,從此之後,她再也沒叫過艾利克「爸爸」,也不再叫唐「媽媽」了。


當時艾利克大受打擊,就連走在路上都因發呆而數度撞上樹幹。他控訴唐為何可以毫不在乎,指責他就跟他那堆爛石頭一樣冰冷無情。


唐連跟他爭辯都懶。那只是個稱謂,一個外在的形式。就算多琳直呼他們的名字,也不會改變他們之間的關係,但這位親愛的首領從以前就是個多愁善感的男人。


「艾利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唐難得地耐下性子放柔語氣。


「你這臭小子要是真關心我的話,才不會邊問邊泡茶!」艾利克一把搶走他手上的茶杯,然後自己喝掉。「事情非常嚴重,多琳已經快被外面的野女人給搶走了。」


……又在無理取鬧,更年期的大叔真是難應付。「為什麼是野女人?」黑髮青年眼皮眨也不眨的看著艾利克。「也可能是野男人啊。」


「野男人有什麼問題?老子直接閹掉他就好啦。」艾利克嘿嘿冷笑兩聲,握緊拳頭露出猙獰的表情,但隨即又像顆洩氣的皮球,一點原先的氣勢都沒了。「昨天我在酒館親眼看見多琳調戲那裡的女侍,她、她竟然伸手偷捏了那個女人的屁股一把!」


「這不是跟你學的嗎?」唐瞇起眼睛,心中盤算該不該把茶直接從他頭上倒下去。「這種下流舉動百分之百是被你帶壞的,自作孽不可活。再說多琳就算跟女孩子在一起又有什麼關係,只要她開心的話我一點都不介意這種事。」


「可是我很介意!再這樣下去我就抱不到孫子了!」


唐翻了個無力的白眼,他該不會忘了自己跟多琳根本就沒血緣關係吧?既然女兒可以收養,孫子當然也可以比照辦理。這一點都不是問題,只是他不想在此刻說出這種話。


「嗚嗚~我本來以為多琳會跟寇特在一起啊。」艾利克開始蹲在角落畫圈圈。「為什麼她就是不喜歡他?」


「如果你有這種計畫,十年前早該先跟我說,我就會建議你另外再撿個漂亮的小男孩回來,成功機率保證大得多。」


話一出口,唐才驚覺時光飛逝,十年了。過去那個整天拉著他褲管喊媽媽的小女孩,現在都已經長成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


「我不希望她走。」艾利克雙眼含淚。「唐,你有沒有想過,一旦多琳愛上赤狼成員以外的人,她不就會離開我們嗎?女兒大了都留不住啊。」


其實他還真的沒想過。

 


女孩躡手躡腳溜進帳篷中,唐雖然閉著眼睛,但意識卻非常清醒。他平常總是睡得很沉,昨晚卻怎麼也難以入眠。

該死的艾利克,他的話竟然真的讓他煩躁起來了。


多琳的氣息近在咫尺,唐睜開眼,發現她正用手背抵著下巴,那張猶帶著稚氣的美麗臉龐正著迷地看著他。唐不禁露出微笑,多琳小時候總是用這樣的眼神盯著他那堆乏人問津的作品。他從沒想到,當她看著自己的時候竟然也是相同的表情。


唐伸出手輕輕撫摸著少女的臉頰,親暱的舉動在兩人之間總是再自然而然不過。晨曦穿過蓬布縫隙、透入她細長的髮絲和他粗糙的指尖。此刻多琳美得不可思議。這是他的女孩,是這個世界上最燦爛耀眼的寶石——


他突然蹙起眉頭。


「妳抹了香水。」唐不悅的低聲抱怨。「我不喜歡這個味道。」


多琳張大眼睛,不太好意思的吐吐舌頭。「只擦了一點點而已,這樣子也聞得出來啊?你不喜歡我下次就不用這罐了,反正那是希莉的香水,不是我的。」


「之前艾利克買了十幾瓶香水給妳,但是妳從沒用過。」


「那時候就是不想用嘛。」再說哪個年輕女孩會想擦老爸選的香水啊?


唐坐起身,當他發現多琳臉上化著淡妝時,一股惱怒的情緒自心中油然而生。希莉是個陌生的名字,或許正是艾利克提到的酒館女侍。


「唐,你的臉好臭,該不會是在生我的氣吧?」


「我不是在生妳的氣。」唐嘆息。他氣自己竟然和那個死大叔一樣,討厭外人為多琳帶來的任何改變。他一直覺得這種想法太小心眼了,但是……


當初的小女孩如今已成了少女,有一天會成為女人,一個讓他和艾利克感到陌生的女人,到那個時候,他們還能留住她嗎?


艾利克的不安一定是從那時候開始的——當她不再親暱地喊著他們「爸爸」、「媽媽」的時候,原本的關係彷彿也隨之消失。


唐抗拒去想多琳離開赤狼的可能性。沒有多琳在的話,從一開始他就不會待在這裡。


他捧起多琳的臉頰,將自己的額頭輕輕抵著她的,女孩不解地眨了眨那雙清澈的茶色眼睛。


「多琳,有件事我要妳誠實回答我。」


這是他們十幾年來的習慣。每當多琳做了虧心事又嘴硬不肯承認時,艾利克再怎麼打罵也拿她沒轍。但是只要唐用這個方式。永遠都能得到真正的答案。當然,那也是因為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責罵她的關係。


她又眨了眨眼睛。「好啊。」


他看著她,不再是過去那種帶著寵溺與包容的表情,他想知道她真正的感覺。


「我和艾利克在妳心中究竟是什麼?」


多琳顯得相當困惑,從小看著女孩長大,他早該知道她遲鈍的等級和自己有得拼。


他慢慢地、慢慢地更加靠近多琳的臉龐,當他幾乎要吻上多琳的嘴唇時,少女才像大夢初醒般迅速向後退。她漲紅著臉,二話不說就衝出帳篷。

 


「艾利克,多琳的事我已經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解決辦法了。」

「啊?就憑你這臭小子又能幹嘛?」艾利克對唐的話嗤之以鼻。他正在倒茶,唐會幫任何人倒茶,但就是不會幫他。沒關係,他可以自己來。「總之先說來聽聽。」


「只要多琳嫁給赤狼裡的人就好了,如此一來,不管對象是誰你都無所謂,對吧?」


「話是這麼說啦,但是她又不喜歡寇特,剩下的男人又沒一個像樣的。就算找女的好了,赤狼裡也沒有多琳看得上眼的女人啊~」


唐慢條斯理的拿走艾利克手中的陶杯,無視他抗議的表情輕輕啜了一口。


「我最近在試著色誘她,就快要成功了。」


「嗯,那真是太好啦……等等,你說什麼?」


「如果對象是我的話,你應該不會介意吧?爸爸。」唐將空茶杯塞回他手中,露出再無辜不過的笑容。下一秒艾利克手中的茶杯就被捏得粉碎。


「混蛋!有種再給我說一遍。你想娶多琳?剛剛那些話難道是這個意思嗎?」


「是啊。我是她喜歡的類型,多琳應該很快就會答應了,從此之後你再也不用煩惱,每個人都皆大歡喜——」


「什麼皆大歡喜?不行,老子打死都不接受!多琳嫁給你不如嫁給我……對了,我也可以跟她求婚啊!沒錯,就這麼辦!」


「爸爸,你就放過她吧?你忍心看著如花似玉的十六歲女兒嫁給一個四十幾歲的變態老男人嗎?更何況那個變態老男人竟然就是她老爸。再說你根本就不是她的菜啊。」


「什麼四十歲?我才三十歲而已!全天下的男人都可以叫老子爸爸就是你不准!多琳小時候的尿布都是我在包的,有誰會比我更愛她?不行,她應該要嫁給我……總之不准再叫我爸爸!」

 


「那兩個大笨蛋到底在想什麼啊……」

多琳的雙手壓著滾燙的臉頰。那兩個大男人只顧著吵架,完全沒發現她躲在角落偷聽。一想到艾利克竟然連包尿布這種事都拿出來說嘴,害她丟臉到好想挖個地洞鑽進去。


「我又還沒打算要結婚,哪天多琳就從外面帶十個新娘回來給他們看,哼哼哼~」


從那天早上到現在為止她都沒冷靜下來。如果唐突如其來的舉動是為了色誘她的話——


「不行,不能太興奮。」多琳摀著鼻子,悄悄拿出手帕把流出來的鼻血擦一擦。以前她也是個不愛帶手帕跟絲巾這種小玩意的人,但是後來卻發現了它們的重要性。


比方說在這種時候。


比方說,在偷看媽媽洗澡的時候。


那一年她十四歲,決定不能再過度依賴那兩個對她太好的人。同時也送了自己一個非常特別的生日禮物﹕去偷窺唐洗澡。一次就好,多琳想。她一直很好奇那身深青色亞麻衣下的軀體是不是就和他的臉一樣美麗……


然後悲劇就發生了。


其實她只有看到上半身而已,但泉湧而出的鼻血讓多琳一時之間眼冒金星。她立刻摀住鼻子狼狽逃逸,沿途還留下不少血跡。


那天晚上吃飯的時候,唐輕描淡寫的向同桌的人問起,下午他洗完澡後在溪邊看到的那些血跡是誰留下來的,多琳二話不說就指著坐在她對面的少年﹕「是寇特!我看他那時候鬼鬼祟祟的溜到溪邊,沒想到他竟然低級到跑去偷窺!」


「……」


「……」


「……」


寇特只好哭喪著臉點點頭,反正他早就習慣幫某人背黑鍋了。只是沒人真的相信這個說法,也沒有人拆穿多琳。

這件事帶給她的教訓就是﹕手帕很重要,尤其是用來湮滅證據的時候。

多琳從小就喜歡漂亮的人,因此除了偶爾偷窺美人出浴之外,每天清晨溜進唐的帳篷中瞧他如畫的睡顏早已成為她長年的習慣。如果唐願意的話,要她立刻撲上去推倒他都沒問題。


至於「爸爸」,這十年來她看著他追過無數女子,失戀的次數用四隻手的手指頭都數不完,結果到現在他都還是光棍,或許她這個小拖油瓶也該負點責任。


這麼一想艾利克還真是滿可憐的。雖然他確實不是她喜歡的類型。或許她還是該勉為其難接收下來……


把爸爸跟媽媽同時娶回來似乎是個很棒的主意。


女孩悄悄退出帳篷,胸口仍撲通撲通跳個不停,她決定讓那兩人暫時再煩惱一陣子。

而她的內心,或許早在多年之前就有了答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間式 的頭像
星間式

星之守門人

星間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