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4-4   

說好的兄弟(伊萊X深銀),這篇短文也寫了一段時間,現在回去看還滿恥的。(汗)
其實之前就拿到圖了,不過太早更新之後星間就會沒東西可以發(喂),所以拖了一段時間。

因為有點腐所以男性勇者點入前請三思...(依舊汗)
下次情人節如果星間還有空辦活動應該會換成別種的吧,星間今年好像已經寫完一年份的愛情戲了(爆)。

---------------------------------------------------------------------------------------------------

                                                           【兄弟】


侍女幫深銀套上那件深藍灰色的金邊大衣,錦線精心織成的花與葉圍繞在袖口和衣緣,胸口上的銀製別針閃閃發亮。


這枚別針是他十歲那年的生日禮物。當時深銀原本希望哥哥能帶自己進地道探險一次,但卻被伊萊斷然拒絕。之後他請匠人打造了一對雪獅別針當作禮物,兩頭公獅分別朝不同的方向昂首而立,他和伊萊各自持有一隻。


鏡中那名美麗的銀髮少年無精打采的垂下肩膀。


「亞倫,我一點都不想去今晚的舞會。」


「要是可以的話,小的也很想代替您去啊!」這名貼身侍衛嘻皮笑臉的回答。「王子殿下,聽說今晚艾德溫大臣的千金也會出席。凱莎小姐可是赫赫有名的美女,想追求她的富家及官家子弟從城門口排到城門外都看不到盡頭,您不去就太可惜啦。」


「是嗎?我看肯定又是衝著伊萊來的吧?」


光是這點就讓深銀絲毫無法期待。每隔一段時間,王兄就會替未婚王子和貴族名媛舉辦相親舞會,他都快數不清這是第幾場了,心情早就從剛開始的雀躍變成麻木、疲累和失望。


為什麼每個女孩子都喜歡伊萊?


幾年前他還會替這位優秀又只比自己難看一點的兄長抱屈,並天真的認為四五王兄看伊萊不順眼只是出自醜男的嫉妒。然而風水輪流轉,現在深銀十七歲了,歷經過無數次在舞會上乾瞪眼的壁草經驗之後,他竟然深刻體會到那兩隻蛞蝓哥哥的心情——


這世界實在太不公平了啊!


深銀實在很想拜託大哥快點替伊萊指定一門婚事,否則他舉辦再多場舞會都沒用。娶不到妻子的照樣繼續打光棍,連女友都交不到的當然更不用說。奇怪,大哥的眼睛是被蛞蝓屎給糊到嗎?怎麼會看不出所有問題都是出在伊萊身上?


「王子殿下,伊萊王子來了。」


他斂容整裝,在心裡罵了幾百萬次髒話。不知道為什麼,每到這種場合伊萊必定會提早來接他,搞得好像深銀是個很黏兄長的男人。而且他再怎麼抗議,伊萊依舊每次都準時出現在他門前。


伊萊走進房間,這名剛滿二十歲沒多久的年輕王子今晚穿著一席和眸色相近的銀灰色大衣,赭紅襯底的深藍披風上扣著和深銀胸口相同的雪獅別針。當他朝深銀露出微笑的那一刻,深銀彷彿都能聽見周遭那些侍女心跳加速的聲音。


混帳王八蛋!


這位哥哥毎次出席舞會總是慎重打扮,因此深銀認為他應該是真的很想交女朋友。但是伊萊也太挑了吧?目前為止,深銀從沒聽過他和哪家小姐傳出緋聞,簡直不可思議。他是來參加舞會來心酸的,還是來害別人心酸啊?


光看伊萊這副模樣,還沒走進宴會廳深銀都能看到今晚的結果——全場的美麗小姐們檢視過這群未婚王子一輪之後,立刻就鎖定同一目標,那個人當然就是伊萊。接下來就是女人之間搶的你死我活的卡位爭奪戰……


「走吧,大哥在等我們呢。」


伊萊整整深銀的領子,一張俊臉看起來心情很好。跩個屁。深銀憤恨的想。明明他就長得比較好看,憑什麼女人緣都要被這名哥哥給吸乾?


隨著年紀增長,兩人見面不再像當初那樣必須偷偷摸摸。雖然剛開始二姐強烈反對,但最終仍被穆沙王儲所說服,顯然王兄非常希望伊萊能成為他的好榜樣。


自從伊萊能夠光明正大前來拜訪之後,深銀對他的新鮮感也隨之下降。伊萊雖然不像大哥那麼愛說教,但說到底那兩人聊的總是大同小異。不是「一名王子就該如何如何……」,就是「王室成員的責任就是照顧人民……」之類的話,聽到他耳朵都快長繭了。


此外,讓深銀最不爽的就是騎馬這回事。自從有過一次慘不忍睹的落馬經驗以後,大哥都特准他不用學了,伊萊還硬把他拖出去騎。想到這裡,各種新仇舊恨立刻湧上心頭。


「我不去。」深銀氣呼呼的躺回床上,拉起羽毛被將臉遮得密不透風。「待會你就跟大哥說我身體不舒服,反正舞會裡有你在就好了。」


深銀以為伊萊會試著說服自己出門,但卻只聽見兄長的輕聲嘆息。伊萊就像過去那樣在床邊坐下,什麼也沒說。片刻過後,一隻溫暖的手伸進被窩,輕輕的放在他額前。


「你怎麼還在這裡?」深銀囁嚅的問,他該不會真的相信剛才那些鬼話吧?


「既然你身體不舒服,我就留在這裡陪你。」


……糟糕,伊萊是那種任何場合都從不遲到的超級乖寶寶。再拖下去大哥肯定會殺到這裡來找人,到時候恐怕連御醫都會出動。


「我已經好多了。」一想到可能會發生的後果,深銀立刻從床上跳起。「走吧,我們現在就出發。」




他隨著伊萊走出塔樓,光是站在城堡北翼,就能看見國王塔附近的宴客大廳燈火通明。陣陣迎面吹來的風稍微紓解了夏夜的悶熱,蟬鳴聲響遍耳際。

才走沒幾步路,伊萊就牽住他的手。


每當他這麼作的時候,深銀實在很想大聲告訴哥哥,他已經不是小孩了,不想在眾人面前做出這麼孩子氣的舉動。有一次深銀索性直接甩開伊萊的手,但他卻永遠忘不了那一刻兄長臉上受傷的表情。


那時他既內疚又後悔,伊萊第一次出現在他房間裡的時候,就是用相同的方式來表達手足之情。那天以後,深銀再也不曾拒絕過他。即使每當伊萊在那些衛兵面前牽著他的手時,深銀總是尷尬不已,但他還是硬生生忍了下來。


「伊萊,有一件事你要誠實回答我。」


「什麼事?」


深銀快步走到伊萊旁邊,用衛兵聽不到的音量悄聲問他。「這幾次舞會下來,難道你就沒有半個中意的女孩子嗎?」


他實在不知道伊萊為什麼到現在都還沒定下來,只要哥哥一點頭,多的是願意以身相許的名門淑女。重點是伊萊不早點決定對象的話,就等於在拖延他和四、五王兄的機會。


「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咦?」


深銀突然間忘了該怎麼走路,伊萊隨著他停下腳步。「怎麼啦?」


「你……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竟然都沒告訴過我。」一股怒火衝上腦門,他以為自己和伊萊是無話不說的好兄弟,但這件事今晚之前他卻隻字未提。「要是我沒問的話,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瞞著我?」


「深銀,你希望我早點結婚嗎?」伊萊不但不回答他,甚至拋出另一個問題。他的笑容消失了。

「要是我娶妻的話,很快就會搬出王宮。大哥希望我能成為一名將軍,這件事他跟我提過好幾次了。」


「這……」


其實深銀沒考慮這麼多,但這不是本來就會發生的事嗎?總有一天他也會和某個貴族的女兒結婚,然後搬出這座城堡。但是看著伊萊那嚴肅的表情,這些話就怎麼也說不出口。


「走吧。」伊萊別過頭,拉著弟弟的手繼續前進。「我們已經遲到太久了。」

 


「混蛋!結果還是跟上次一樣嘛!」

每位小姐都覺得他很美麗,但也僅只於第一眼的驚艷而已,沒有一個女孩把他當成真正的男人看待。最後深銀只好安慰自己,她們會對他沒有興趣,一定是因為沒有任何妻子希望老公長得比自己好看的關係。


客套禮儀及寒暄過後,伊萊再度成為整個舞會的重心,這場宴會簡直就像是為了他一個人舉辦似的。


深銀非常沮喪。大哥似乎覺得只要有女孩對自家的兄弟反應良好,整個活動就算得上是大成功,就算她們的對象永遠都是同一個人也沒關係。正猶豫著該不該直接溜回塔樓時,深銀突然發現有個侍女正朝他微笑。


心跳倏地漏了一拍,他記得她是國王塔裡的下僕。女孩的年紀看起來比自己小個一兩歲左右。過去有幾次深銀曾經感覺到她在偷瞄自己,但當時並不確定那個視線是出自好奇還是其他原因。

當那個小侍女一對上他的眼神,立刻就紅著臉低下頭。深銀雙手握拳,深深吸了一大口氣——

母后,您的兒子終於有人要啦!


雖然對象只是名身分卑微的侍女,但對深銀來說,這已經是個激勵人心的開始。她看的人是我而不是伊萊!光憑這一點,那個面貌清秀的少女在他眼中立刻遠勝在場所有貴族千金,他興奮到幾乎都要從地上跳起來了。


深銀盤算起接下來的計畫﹕之後他可以假藉探望艾伯特的名義多去國王塔晃晃,到時再找機會遞小紙條給她……不對,打鐵趁熱,今天就該出手。反正大家的目光都放在伊萊身上,不會有人注意到他的舉動。要是待會約她到後花園散心,不知道那名侍女會不會答應……


「深銀,你餓了嗎?我看你的口水都快從嘴角流出來了。」


深銀腦中的遐想被伊萊的聲音喚醒,曾幾何時,這名舞會中的大紅人已經捧著一大盤食物走到他面前。


「沒有,我一點都不餓。」深銀連忙否認,急著想把眼前的哥哥趕走。伊萊站的位置剛好擋住他的視線,害他看不見那個可愛的小侍女……可惡,光是那些女人伊萊就應接不暇了,幹嘛偏偏挑在這種時候來找他?


「你餓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伊萊不由分說就抓著深銀的手臂,拋下那群滿臉失望的女孩們,硬是將深銀拉進宴會廳旁的小廳。他抓得他手都痛了,這時深銀才發現兄長似乎相當生氣。


……這氣氛怪怪的。深銀決定識相地閉上嘴巴,伊萊一在他身邊坐下之後,就開始拼命餵他吃東西,怎麼也不肯讓深銀再回到宴會廳裡。


那天晚上,深銀不斷重複著被伊萊餵食的過程,從此之後再也沒見過那個曾經對他微笑的女孩。

 


「什麼?你說她回鄉下結婚去了?」

「是啊,王子殿下。」亞倫無奈的回答。


相親舞會結束隔天,深銀立刻派貼身侍衛去查出那名侍女的名字,沒想到他帶回來的竟是這種消息。「真可惜,我本來以為自己哪天也有機會當梅莉的入幕之賓,那女孩長大了肯定風情萬種——託您的福,現在全成了一場空。您知道有多少侍女因為您的關係被送回老家結婚嗎?唉,不提也罷。再多說只怕小的連腦袋都保不住啦!」


……怎麼聽起來好像全是他的錯?


深銀莫名其妙的瞪著亞倫,但是不管他再怎麼追問,這名平常總是混吃等死的貼身侍衛都不肯再透露更多細節。


這背後肯定有人在搞鬼。


深銀鬱悶了整整一個禮拜,最後決定找伊萊吐苦水,那是他唯一親近的兄弟,就算伊萊把全天下的女人都搶光了,這一點也不會改變。重點是他真的很想找人哭訴。


男人之間的話題有衛兵在旁邊實在太煞風景,因此兩人在半夜悄悄溜出塔樓,來到那片露西婭公主親手照顧的花園裡。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我只是想談個小小的戀愛而已,就跟所有正常人一樣……王兄不也很努力想幫我們介紹女孩子嗎?他幹嘛對梅莉這麼狠?」


深銀左思右想,最後認定一切都是大哥的陰謀。梅莉是國王塔裡的侍女,王兄大概是怕自己哪天不小心在宮中弄出個私生子來。搞什麼?他有那麼下流嗎?


「那只是個侍女,深銀。」伊萊說,他的手輕輕撫著弟弟柔軟的髮絲,但這舉動卻讓深銀更不高興了,為什麼哥哥老是將他當成孩子對待?「她甚至連外貌都很普通,你怎麼會在意那種小女孩呢?那個侍女根本配不上你。」


伊萊的回答完全沒讓他的心裡好過一點。「伊萊,你都二十歲了,一定早就跟喜歡的人做過這個、
又做過那個對吧?你根本就不了解我內心的感受,這不公平!我也想親吻少女柔軟的嘴唇跟胸部啊!」


伊萊噗哧一聲,他摀著臉,笑了很久很久,笑得深銀一頭霧水。


「我的初吻——」他擦去眼角泛出的淚水,深銀第一次看到這名兄長如此失態。伊萊冷不防將他拉進懷中,下一刻,他的嘴唇就封住弟弟所有的言語。


深銀張大眼睛,腦袋一片空白。伊萊柔軟的舌尖挑開他的唇瓣,肆無忌憚的侵城掠池。他渾身發軟,根本無法掙脫哥哥的懷抱。


當伊萊終於鬆開手時,深銀只差沒因過度緊張而窒息。那雙看著他的銀灰色雙眸過去像把曳曳生輝的寶劍,如今卻多了份柔情,如同湖面上擺盪的月光。「這就是我的初吻,和你一樣。」他說。

深銀依舊處於震驚當中,在他還沒回過神之前,伊萊再度吻上他的臉。

那一晚,深銀才發現自己笨得無可救藥。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間式 的頭像
星間式

星之守門人

星間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聿夜
  • 最近可能會一直重複看了OwO
    伊萊看起來不像壞人嘛ˊˇˋ←
    深銀依舊天然傻傻呆呆的XD
  • 深銀是一個非常單純的人啊~
    很容易被騙的:P

    星間式 於 2014/06/01 14: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