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殿下(04)-傷》試閱(1)

這次的試閱先貼上希克托出了命運之門後的部分。沒意外的話第四集會在八月初的漫博出書。到時還請多指教啦!:)

—————————————————————

 寒風從耳邊呼嘯而過。

希克托才剛打開命運之門,迎面而來的低溫立刻讓他心中一凜,但是已經太遲了,當他回過頭時,原本該是朱紅木門座落之處如今只剩下一片蒼茫大地。

數十哩外,是無邊無際的銀白森林。千萬株樅樹被厚如糖霜的皚皚白雪所堆積、掩蓋,貼近天空的樹冠邊緣滲入銀灰色的冷霧中。

他就像是突然來到世界的盡頭似的。

「……不會吧?」

看著那片空蕩蕩的浩瀚雪地,希克托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眼前這座離他最近的山毛櫸林顯然是唯一的選擇。他打了個哆嗦,不明白命運之門為什麼會將自己送到這個看起來像是北境的地方。但是若不繼續向前走的話,他很快就會被凍死。

即使根本就沒有目的地,他也只能先硬著頭皮前進。落雪不斷從珍珠白的天空飄下,希克托小心踏過地面上那些縱橫交錯的樹根和斷枝殘木。陣陣襲來的刺骨寒風差點將他吹倒在地。

這時他看見了遠處那座細長的白色高塔。

希克托眨眨眼睛,他從沒看過塔頂高到穿入雲中的建築物,但這卻不是幻覺。如果奇蹟發生的話,或許他能活著走到那裡,又或許那裡就是命運之門的出口。

前方的積雪越來越厚,他俯身撿起一段長樹枝,確認每一步都不至於陷進雪地下的陷阱,但雙腳仍因酷寒而麻木,身體越來越不聽使喚。

「好冷……」

        時間彷彿隨著氣溫凍結,當他走近林中之後,就連風都停下來了。希克托不記得自己在森林中走了多久、穿過多少樹枝下冰柱織成的銀色簾幕,但那座白塔依舊遙不可及。

        這座森林對一個怕冷的人來說簡直就是活生生的地獄。即使理智告訴他必須走下去才有機會活命,但是當希克托停下腳步,將身體靠在一棵楓樹上之後,他就發現自己再也不想走了。

   安靜的凍死在一座不知名的森林——這是他的終點嗎?希克托從沒想過自己的生命竟然會以這種方式結束。

   過去那段待在奧特羅的時光裡,每天的生活都沒什麼變化。除了與生俱來的身體殘疾讓他對愛情興趣缺缺之外,自己的家境順遂、生活優裕,雙親和兄長也始終都對他呵護備至。父親的職位將來會由大哥繼承,這點希克托毫無不滿。只是,他也沒有特別想作的事。

生命裡就像是缺少了些什麼。

他曾經以為自己會一輩子這麼過下去,直到遇見七王子後,一個模糊而大膽的可能性逐漸在腦中成形。只是,他遲遲無法下定決心。

自己擁有的東西還不夠多嗎?怎麼想都沒有去自找麻煩的必要……

直到和死亡如此貼近的這一刻,那個發自內心的聲音突然間大了起來——他想過的不是這種人生。

往常那種安穩平順的生活早已無法讓希克托滿於現狀。他想要的,是家人沒辦法給予的東西。

好不容易才看清這一點,但卻為時已晚,更諷刺的是臨終前身邊竟然一個人都不在。

   寒冷一如往常徹底的擊潰他。希克托苦笑著慢慢闔上眼皮,突然間,一道影子迅速擦身而過。

原本昏沉沉的腦袋登時清醒過來。他拉起披風,看著破了一截的邊緣缺口,那是野獸嘶咬的痕跡。

「還真是慘上加慘。」

希克托重重嘆了口氣,在這裡遇到狼群的話,就連留下全屍的機會都沒了。他不禁暗笑起自己的愚蠢,一開始就不該推開那扇紅色大門,而是直接往後走回去才對。

這一刻,整座樹林安靜得出奇。不像剛才那片狂風肆虐的雪原,就連雪片墜地的聲音都清晰無比。古木參天的森林中裡彷彿只有他一個人。

但希克托知道那只是表相。剛才那隻野獸正躲在某處窺伺著自己。他四下觀望,最後終於在一株杉樹垂下的冰柱間發現那雙亮綠色的瞳孔。

一股純粹的不甘心刺激出他的求生意志,希克托吃力的勾起右腿,從長靴中抽出那柄袖珍匕首。就算最後注定成為狼群的食物,在那之前他也會想辦法補上牠們幾刀,至少絕不會讓這些掠食者太好過。

那隻純白色的野獸從樹叢中慢慢走出。當希克托看清楚對方的模樣之後,不禁鬆了一大口氣。牠不是狼,而是一隻狐狸。

白狐腳步輕盈地走到他跟前,一舉一動彷彿都牽動著週遭的空氣,那雙晶瑩剔透的淺綠色雙眸眨也不眨的凝視著金髮青年。這隻狐狸看起來不僅沒有任何敵意,甚至有種讓人內心平靜下來的魔力。因此,希克托緊握著匕首的拳頭軟了下來。

「你是來迎接我的死神嗎?」他問。「還是想陪伴我走到生命中最後一刻的天使?」

希克托放下武器,朝狐狸伸出手。那身乳白色的獸毛和蓬鬆的尾巴看起來既柔軟又溫暖。這是一隻非常美的野獸,希克托對真正美麗的事物總是很難發揮抵抗力。

出乎意外的,狐狸竟真的又走近了他一點。牠用乾澀的黑色鼻頭輕輕蹭了蹭希克托的掌心,並親暱地舔了舔他冰冷的手背。

在希克托失去意識之前,他看見狐狸額前緩緩裂開一道水珠形的縫隙,就像是顆淚滴。那是一隻直立的翡翠色眼睛,就和牠原本擁有的那對雙眼一樣清澈、明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間式 的頭像
星間式

星之守門人

星間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